<i id='70hg7'><div id='70hg7'><ins id='70hg7'></ins></div></i>

<dl id='70hg7'></dl>

  • <tr id='70hg7'><strong id='70hg7'></strong><small id='70hg7'></small><button id='70hg7'></button><li id='70hg7'><noscript id='70hg7'><big id='70hg7'></big><dt id='70hg7'></dt></noscript></li></tr><ol id='70hg7'><table id='70hg7'><blockquote id='70hg7'><tbody id='70hg7'></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70hg7'></u><kbd id='70hg7'><kbd id='70hg7'></kbd></kbd>
    1. <span id='70hg7'></span>

      <code id='70hg7'><strong id='70hg7'></strong></code>
      <i id='70hg7'></i>
      <ins id='70hg7'></ins>
          <acronym id='70hg7'><em id='70hg7'></em><td id='70hg7'><div id='70hg7'></div></td></acronym><address id='70hg7'><big id='70hg7'><big id='70hg7'></big><legend id='70hg7'></legend></big></address>

          <fieldset id='70hg7'></fieldset>

          1. 檔案君|大碗茶——改革開放的同齡人

            • 时间:
            • 浏览:6

              “我爺爺小的時候,常在這裡玩耍,高高的前門,仿佛挨著我的傢,一蓬衰草,幾聲蛐蛐兒叫,伴隨他度過瞭那灰色的年華 。吃一串兒冰糖葫蘆就算過節,他一日那三餐,窩頭咸菜麼就著一口大碗兒茶 。”

              一首紅遍瞭中國街頭巷尾的《前門情思大碗茶》是許多人對京味京韻的最初記憶 ,大碗茶早已是北京獨特的文化符號  。許多中外遊客行至北京  ,都要去老舍茶館坐坐  ,感受地道的京味文化  。

              這一獨特文化符號的出現  ,得益於中國改革開放政策春雨的潤澤  。

              天時地利人和

              1979年起  ,黨中央、國務院果斷采取支持城鎮集體經濟和個體經濟發展的方針 ,允許多種經濟形式同時並存 。北京各街道開始興辦集體生產服務事業  ,以促進城市經濟發展  ,服務群眾  ,解決待業青年的就業問題 。

              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大柵欄“本地人”  ,北京市宣武區大柵欄街道辦事處幹部尹盛喜開始審視自己傢周圍的小店和自小生活的街道  。那時的天安門周邊除瞭有幾處照相攤外  ,連個商業服務網點都沒有 。天安門廣場天天遊人如織 ,渴瞭累瞭連個喝水的地方都沒有  。看到這個情況 ,尹盛喜靈光一現:要是在這兒能擺個茶水攤 ,準能火!

              在產生瞭這個想法後  ,尹盛喜毅然在政策支持下辭職 ,拉著十幾個小夥子到前門箭樓的西南角擺起瞭茶水攤  。拉瞭個棚子 ,裡面用磚頭支上灶 ,再架上口煮水的大鍋  。那時候  ,尹盛喜東拼西湊弄來瞭1000塊錢  ,精打細算地買瞭6把茶壺  ,7斤茶葉和100個藍邊大花碗 ,再加上幾張桌子和幾把小板凳…… 1979年6月  ,“青年茶社”就這麼開張瞭  。幾個小夥子在門口吆喝:“大碗茶  ,兩分錢一碗  ,既解渴  ,又爽口……”這個景象  ,倒也成瞭大柵欄一景兒  。

              開張第一天 ,尹盛喜他們就賣瞭60.08塊錢  ,那可是足足3000多碗!

              隨著尹盛喜的大碗茶開張  ,全北京也紛紛湧現出多傢相似的茶攤  。有報道稱  ,1979年夏季  ,北京一些熱鬧的街頭重新出現瞭很多茶攤  ,一些青年在那裡滿腔熱情地賣大碗茶  ,供汗流浹背的過往行人去暑解渴 。從早到晚  ,顧客絡繹不絕  。前去光顧的既有本地職工、外地遊客  ,也有港澳同胞、華僑和外賓  。既解決瞭青年就業  ,又服務瞭國內外遊客和本地群眾  。

              創業初期 ,尹盛喜總是帶著年輕人工作到很晚  ,一些人頗有微詞 。尹盛喜跟他們說:“我們賣大碗茶 ,利薄就得靠多銷  。要多銷  ,除瞭靠一流的服務質量  ,還得靠早開門  ,晚關門  。我們要幹一番大事業  ,就不能怕吃苦啊  。”除瞭講道理  ,尹盛喜也身體力行——他每天都跟年輕人們同進同出  ,從不遲到早退  。

              尹盛喜這麼拼  ,除瞭與他自己的性格有關 ,還有種“不負時代”“不負好政策”的意味——根據政策  ,“青年茶社”獲得瞭三年免稅的照顧 。

              員工看尹盛喜帶頭沖鋒  ,都很佩服 ,就二話不說跟他一起幹  。周圍的人都知道  ,青年茶社下班沒點兒  ,直到路上沒有瞭行人  ,北京站的自鳴鐘敲瞭十一下之後  ,茶攤才關門 。

              花好但憑東風暖

              幾個月後 ,尹盛喜他們賣大碗茶攢瞭些錢  ,又招瞭些年輕人  ,在茶攤邊上搭瞭個小棚子賣手套、圍巾乃至白酒  。隨著業務的增加 ,“青年茶社”再也不是當年那個簡易遮陽棚瞭  。單靠賣二分錢大碗茶  ,難以長久發展 ,必須向“一業為主  ,多種經營”的模式發展  。於是他們廣開思路  ,搶占市場先機  ,靠著“審時度勢 ,靈活經營  ,薄利多銷 ,服務周到 ,方便群眾”的生意經  ,逐漸站穩瞭市場  。經營范圍涉及食品、生活用品、手工藝品、珠寶玉器等 。

              1984年3月16日  ,在尹盛喜率領下  ,北京大柵欄貿易公司誕生瞭 。可尹盛喜還是對大碗茶情有獨鐘 ,於是在1987年11月21日 ,他幹脆把公司改名叫北京大碗茶商貿集團公司  。這回  ,“大碗茶”可真是今非昔比瞭 。

              70年代末80年代初 ,深圳、珠海、汕頭和廈門被設為經濟特區  ,1988年海南經濟特區成立  。尹盛喜果斷派公司骨幹到深圳和海南開設分公司  。大碗茶商貿集團公司就這樣成為瞭第一個進軍到海南、深圳的北京集體經濟體制的企業  。

              在深圳這座飛速發展的現代氣息濃厚的新興城市  ,外商與觀光客雲集  。尹盛喜瞅準商機  ,80年代初就在深圳開辦瞭震雲閣工藝品公司  。這是北京第一傢進入特區的集體企業 。90年代初 ,老舍茶館深圳分館拔地而起 。傳統的宮燈、古樸的八仙桌、細瓷蓋碗、龍嘴大銅壺以及京劇、雜技、魔術、評書、相聲等具有民族特色的文藝節目……果然叫好又叫座 。

              截至1987年  ,北京大碗茶商貿集團公司已擁有2個分公司  ,14傢門店  ,600萬固定資產  ,年營業額5000餘萬元  ,解決瞭上千青年的就業問題  。這在當時的經濟狀況下 ,已是成績斐然  。

              1989年  ,尹盛喜和他的同事們收到瞭一份特殊的題詞:“努力辦好社會主義集體企業  。”這份來自中央領導的題詞更加激勵瞭尹盛喜進一步開拓市場的決心  。

              大碗茶商貿集團公司被譽為北京市城鎮集體經濟的一面旗幟  。尹盛喜也因此成為瞭北京市勞動模范  ,獲得“全國五一勞動獎章”  ,並連續兩次當選北京市人大代表  。

              尹盛喜和大碗茶的成功  ,不僅僅是個人或企業的突破 ,更是改革開放浸潤助推中國各行業的縮影  。在這一時代背景下  ,大批響應國傢號召、順應國傢政策的企業紛紛勇立潮頭  ,在多種經濟蓬勃發展的中國新市場中脫穎而出 ,茁壯成長為中國經濟發展的中堅力量 。

              傳統文化的符號

              80年代末 ,流行音樂在中國掀起熱潮 ,霹靂舞、迪斯科盛行  ,中國傳統文化受到沖擊  。尹盛喜是個鐘情於中國傳統文化的人 。為瞭給傳統文化再建舞臺  ,尹盛喜創辦瞭老舍茶館  。

              老舍茶館開張頭幾年  ,經營慘淡  ,經常入不敷出  。尹盛喜的女兒尹智君同檔案君談起那幾年 ,都將其稱為“大賠、中賠、小賠的那些年”  。但令人感動的是  ,為瞭支持尹盛喜復興傳統文化的善舉 ,許多藝術傢都來為茶館免費站臺表演  。“我們剛開業的前幾年是一直在賠錢的  ,那時候  ,年輕人都喜歡迪斯科這類的舶來品  ,老人又覺得來茶館聽戲聽曲兒消費太高  ,所以經營舉步維艱  。”尹智君回憶道  。

              雖然  ,那時尹盛喜賠瞭不少錢  ,但他還是懷著對傳統文化的熱愛將老舍茶館經營瞭下來  。漸漸地 ,老舍茶館因它豐富地道的表演吸引瞭眾多慕名而來的客人  ,一傳十  ,十傳百  ,茶館漸漸有瞭一些名氣  。

              老舍茶館的成功  ,使得沉寂一時的北京曲藝再煥生機  ,一些封嗓多年的曲藝翹楚紛紛登臺獻藝 ,袁世海、杜近芳、馬三立、侯寶林、馬季等著名藝術傢各展其能  ,冰心、瓊瑤等文藝名人也曾慕名到訪  。一時間  ,老舍茶館令無數文人雅士推崇備至  ,向往不已  。

              “有人說  ,我父親推動瞭傳統文化再現生機 。我覺得這話一點兒都不誇張 。”尹智君提及父親對老北京傳統文化的建樹時驕傲地說  ,“直到現在  ,我們還長期從河北請皮影戲劇團到這兒來演出  ,就是想讓更多人再見到這些璀璨的傳統文化  。

              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入  ,越來越多的國際友人走進中國  ,他們渴望深入瞭解中國、與中國文化進一步相交 。“擺開八仙桌  ,招待十六方”  ,老舍茶館不僅是文人墨客們品茗話事的場所 ,也給外國友人呈現瞭最原汁原味的京味文化  。喝口大碗茶、品京城小點、聽京戲京鼓 。因為它鮮明的地域特色 ,許多外地遊客慕名而來  ,隻為品一品這京味兒十足的茉莉清香  。外國遊客為大碗茶的獨特販賣方式駐足  ,聽一聽傳至街角的吆喝聲 ,嘗一嘗入口清冽的中國味道  。就這樣 ,老舍茶館漸漸變成瞭一張北京的城市名片  ,對外展示著中國傳統文化的獨特魅力  ,甚至吸引瞭各國政要的到訪  ,美國前總統佈什、前國務卿基辛格、德國前總理科爾、丹麥前首相拉斯穆森、俄羅斯前總理普裡馬科夫、新加坡前總理王鼎昌等都曾是老舍茶館的座上賓  。

              永遠進行時

              2003年  ,尹盛喜去世  ,女兒尹智君繼承衣缽  ,成為瞭大碗茶的第二代掌門人  。她發現很多年輕人對傳統大碗茶和傳統曲藝表演興趣不高  ,就進行瞭大刀闊斧的改革  。尹智君將傳統樂器與現代音樂相結合  ,特聘專傢革新節目、建立起高端品茶場所  ,以此吸引瞭一批“鐵粉”  。

              但無論如何改革 ,她都始終保留著兩分錢的大碗茶 。盡管 ,企業每年都要為此投入20多萬元 ,她說:“我們就是賣大碗茶起傢的  ,不能忘本 。茶攤不能沒  ,茶葉不能次  ,價格還永遠是兩分錢一碗 。”

              至今  ,老舍茶館的大碗茶還依舊保持著40年前的老味道 。雖然北京城裡後來又興起瞭大大小小無數茶館  ,可是能40年如一日賣2分錢一碗茶的  ,除瞭老舍茶館  ,別無他傢  。

              我們就是想通過這2分錢一碗的茶展現我們的情懷和堅守 。這40年不變的味道  ,反倒是能喚起人們的情懷和愛意  。別看這一碗茶雖小  ,可是能連接人心和世界  ,既喚起瞭人們的回憶  ,又銘示我們企業當年創辦茶館的初心  。一碗茶建立起我們與客人之間的誠信與信任  ,我想這也是我們40年如一日受大傢歡迎的原因 。”回望過往40年 ,尹智君感慨道  。

              2008年奧運會期間  ,大碗茶攤前人頭攢動  ,日均接待5000人次  。2009年上海世博會“北京文化周”期間  ,“老二分”大碗茶攤被原汁原味地復制到瞭上海世博園北京館 ,成為園博會內唯一的免費茶水  。北京市領導曾說:“大碗茶在改革開放時期是做出過貢獻的  。”2011年為慶祝中國共產黨建黨90周年  ,大碗茶攤作為12實景之一  ,被再現在北京中華世紀壇 “一切為瞭人民”——北京市紀念中國共產黨成立90周年“改革新篇”的展覽當中  。

              “老舍茶館是改革開放的同齡人  ,同樣是改革開放的產物  ,我父親當年一心跟黨走  ,響應國傢號召  ,一直走在改革開放的前沿  。改革開放 ,是我們老舍茶館的DNA  ,一直綿延不絕地流淌在我們的血液裡 。”尹智君說 。

              正可謂:大碗茶以茶會友  ,廣交九州賓客  ,老二分見證改革崢嶸 ,為社會奉獻一片丹心  。

              回顧40年往昔 ,大碗茶帶著京味京韻的淡淡茶香裊裊走來 。它是尹盛喜心系群眾  ,自摔“鐵飯碗”、捧起“泥飯碗”  ,響應國傢號召  ,帶領待業青年創業的奮鬥史;也是北京市城鎮集體經濟蓬勃發展的縮影  ,更是中國改革開放時代大潮中企業自立自強勇立經濟發展潮頭的一朵沁人心脾的浪花  。改革開放40年 ,是大碗茶發展的40年 ,更是中國多種所有制經濟發展的40年  。

              (作者:檔案君)